【极地生物】东爬西爬 混乱邪恶

汉盖 what if

-等待一个人很容易,十年前是这样,十年后也是。你时常幻想当时在他荣升副队长的庆功宴上,你是陪着醉酒的他去打出租车的那一个。-你会坐在他的身边,看他金发散落到额前的样子,那只发红的俊挺鼻尖,还有那双藏进阴影下的灰蓝色的眼。你会趁他发出咕噜声呢喃着醉语,凑近一些去从熏重的酒味中发掘他本身的气味。你的手在他的额侧悬停,迟疑后为他将头发捋回脑后,露出那个漂亮的额头。你凑近他,视线细致地抚过他眼角的细纹,他浅色的睫毛,还有那对抿起的薄唇。喉间的干涩令你咽了一口唾沫,你说服自己是酒精泡发了你的悸动。你盯着看起来睡着了的他,一只手迟疑着搭在他的腰带上。对方合上的双眼就像紧闭的盒子,你明知里面有你恐惧的东西,但是不合时宜的好奇却在缓慢地谋杀你。-没有顾忌开车的塑料模特,你的手心变得潮湿的,隔着长裤包住了他,拇指指腹顺着他蜷起在制服裤底下的形状划过。他突然傻呵呵地笑出来,你几乎以为他要醒了。“唔...别闹,亲爱的。”你行为龌蹉的手突然让他捉住,吓得你心中一震,即刻松开抽出手。然而他只是皱了皱眉,将脸更加靠在玻璃的车窗上。你收手别开了眼。他的妻子笑着感谢将她的丈夫送回家的好心同事。由门外能撇见室内照亮着的暖光。 你点头笑了一下,挥手转身离去。 -当然,这也不过只是你的幻想而已。 ———————————- 汉盖南极探险家在饿死的边缘,一面拿出了地质锤。

一小片脑洞片段

他徘徊在这里,望着过往移动缓慢的车和当中穿来过去的人们,行色匆匆的,就像这场雨,急降下来,又细密地落在他敞开的立领透明塑料外套上,一些落在胸膛上。他伸出一只手,望着手心里柔软微凉的透明液体,有一刻像是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别发呆,新男孩,”那是一双穿着皮裤的腿,“我叫ryan。”和一只伸出来的手。他看了他的眼睛,握住了那只手,“k。”他抿起一点嘴角,随后将视线转向街对面的红绿灯。“只是k?没有别的了?”看起来他有一个好奇又活泼的同事。他回过头,朝对方耸了耸肩。对面这个r型是个旧款的情趣型号。他很高,肩部宽阔,上身赤裸着扎进修身的皮裤里。原本应当是一个女用型号,可以解释为何他如此健谈。机智幽默的理想男友,大概是了。那个r型的目光在他的双眼之间兜了个圈子,“你很幸运,k,嗯我想这个名字还空着。我是说,如果你想要叫ken,kyle,kert之类的可就不好办了,客户们经常搞混他们。”说着向下扯了扯嘴角。“你是怎么到这儿的?”k靠墙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他决定说一些话,尽管他仍然收到间歇的头疼的困扰。“emm,我不大记得了,他们可能是从我的小公主身边偷走了我,也有可能她只是不要我了,人之常情,”他微笑了一下,低下头去,点了点脚边地面上的一个小水坑,“你呢?”“一样。”k耸起一些眉头,他蓝绿色的眼睛里映出玫红和黄色的反光,他的塑料上衣也一样,“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伴侣。”他说了谎,但这是一句实话。r认为自己见过k,只有那么一次,他想。只是当时对方正在追逐着藏匿的待退役者,那些,像他一样。

曝光个人原创插画近一个月来的维权血泪史及建议

提香: 一格: 最近,经过近一个月来的努力维权,去年画的一组系列插画被侵权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了结。揪心历程……没有经历过的人真的很难体会啊!一格决定来LOFTER写一帖。 作为一名原创插画作者,如果不留意,自己辛苦产出的娃极有可能分分钟被无良黑心商偷抱。一旦遭遇此类事情,一方面是经济损失,另一方面也会给自己的正常生活和工作造成严重的困扰,所以,业内的小伙伴们都需要高度重视作品版权的问题,预防是根本。 进入正题,说一说我的系列插画被侵权及维权的过程。 1、受邀合作 去年6月,我应一位独立导演邀请,为上市公司的商业宣传片画系列插画(共11幅)。当时协商的是用在该企业广告片中。因跟导演过往一直有合作,比较熟悉,导演本人在美国旧金山电影节获得过最佳商业广告制作奖,在商广界有些名气,所以很放心,没有要前期预付,也没有考虑过签合同约束作品使用范围的事情。后期,作品出来后,导演说广告公司和上市公司(客户)都很满意,片子的动画制作也非常顺利,结束之后我就拿到了报酬。 2、时隔一年,发现被侵权 今年9月底,无意中,我想看看去年画的这个片子,就登陆了这个上市公司的官网,结果发现,我的系列插画几乎被用在了整个官网中,所有页面!还把我画的元素打散,重新组合应用。我意识到自己被侵权了…… 紧接着,我还发现这套作品遍布该公司的微信公众号,天猫及京东旗舰店,产品画册、过去一年来参加的展会、线下经销店面、地面公交车身等十多个渠道,几乎是整个品牌形象的打造包装。而这些渠道,统统没有过授权,没有过协商。彼时的心情,很难形容…… 3、维权交涉 1)我立刻联系导演,导演电话中明确表示当时的界定是用在广告片,但他和广告公司也没有其他的约定和合同限定。此外,广告公司当初跟他说,这套作品有可能用在客户的展会和画册,但他跟广告公司说,要找画师商量(我),但我没有收到广告公司的任何联络。 2)然后,联系广告公司,广告公司承认了侵权,但是表示“你没有跟我们任何一方签过合同限定使用范围,这个事都过了一年多,你别折腾了,你去告我们也没用……你找客户?找客户也没用……”(把话说得很难听,感觉我是过错方,是个乞讨要饭的)。 3)联系上市公司(客户),但没有理我。 4)将此侵权的情况发微博、微信朋友圈,这时上市公司急了,立马联系了中间人(导演),让导演说和,导演电话过后,上市公司和广告公司两方都打来电话,请求删除网络宣传,协商。 5)协商的过程很曲折,我咨询朋友律师了解胜诉的概率,手头上必须要有证据,也可以说是协商的资本。我有广告公司承认侵权的录音凭证,所有的原画资料立刻去申请版权,以及所有的被侵权资料的搜集。维权的重伤,是当初合作时没有签过合同。另外,我还咨询了自己比较熟的广告行业的资深人士以及同行小伙伴,了解该报多少赔偿费用。 6)20多天的交涉(中间有国庆节),广告公司说为了维护自己的客户(上市公司),主动承担赔偿,但客户也在其中跟我交涉,维护协商的局面。也就是我个人要对着两个公司周旋。我要说的是,要钱比要他们的命还难,他们也碍于有把柄在我这里,但是哄哄又恐吓我的事情,他们没少干。不过就是说:我们上市公司的在司法的维护这一块实力是有的,你如果起诉我,那我要告你名誉诽谤;我不怕你来告我的……种种。 4、血泪建议 1)凡是作品商用的,不论是自由创作还是受邀创作,不论是陌生人还是熟人朋友,一定要签合同,合法化按规矩来。 2)合同里要约束好作品的使用范围,使用年限,合同签字前,一定要给律师看。(说起来,每位创作者的背后,都应该要有一位律师盆友啊!) 3)被侵权之后,不要立刻告知对方。当然是搜集一切对方侵权的证据,如果条件允许,有胜诉的把握的话,最好尽快去公证处做证据公证(才会有法律效应),做公证办理需要费用,一个网站大概是3000-5000不等,简单的页面就便宜了。如果单单是网络商品一类,对方极可能立刻下架你的作品,如果你做了证据保全,那他下架也跑不了,大胆拿着公证找他,起诉他。 4)从告知对方开始,每一个电话、短信往来尽可能录音,在电话中,你可以抛一些问题或者刺激对方,让他侧面承认侵权的事实。这些都是你协商得到多少钱的资本和对簿公堂的证据。 5)协商的请求,一定要由侵权方提出。在此之前,你若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硬气一点,一定要告知你找好了律师,要去法院起诉他。你软,对方就来劲得捏你,要做一个硬气的作者。 6)协商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得拟合同了,你拟或者对方拟都可以,但是条款里很重要的一点是:卖断版权、转让版权以及授权使用,这几点概念。卖断和转让,以后,娃就没你什么事了,如果是授权使用,只要不是授权对方为唯一使用权,你的作品你还可以支配做别的商用。 7)创作者应该要有一个申请版权的习惯,虽然当时很麻烦,但是说不定啥时候就能派上大用场呢。这个东西法律是认的,打官司什么的就省事多了。 最后,虽然讨回了一点补偿,但是这种事情非常非常耗心力,一格每次打完交涉电话,人就成了一头肥熊,心累……这一帖,希望可以给同行们提个醒,保护自己的娃,比什么都重要啊!(捂脸)

【银翼杀手】To Kill An Electronic Mind(*NC-17,OC/Roy)P.1

跪地喊爸爸 有生之年的玩roy的戏码啊啊啊太美妙了!!!!speechless(泪如泉涌 JokieLiu: 作品:银翼杀手(雷德利·斯科特电影版) CP:Pris/Roy,OC(男)/Roy,OC(男)/Pris 性向:男/男,男/女 分级:NC-17 注意:Rape/non-con, 有戏份很重原创角色以及BG肉,目的就是mind break,品味很坏 1. Pris的第一个工作地点在一艘执行战斗任务的星舰上。那时她刚从生产线上下来不久,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和工作内容。在通过长长的走廊时她好奇的打量着来往的士兵们,士兵们也打量着她。她当然知道从对方眼里传达回来的并不止是好奇,她充分了解自己的工作内容,作为一名娱乐型的复制人,尽管刚出生不到一个星期,她的大脑里已经储存了足够需要的知识。 在她真正展开她的工作之前,她是世界上最懂得如何满足男人的处女。 她被领向一个像旅馆房间一样的舱室,暖黄色的灯光,柔软的大床,有淋浴设施和电视,简直像一个住处而不是一艘执行战斗任务的星舰舱室。她被动储存的知识告诉她这是为了让前来享用她的士兵们感到宾至如归,就像她只是他们从酒吧里钓到的一夜情对象而不是一个冰冷的复制人。 但她的确只是一个冰冷的复制人。 这一点在她开始工作后,在整艘星舰的成员都使用过她之后仍未改变。 2.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Roy Batty的那天。 3. 那天少见的舰长亲自带了一个新客人来,舰长管那个男人叫上校。上校看起来五十岁上下,头发灰白但向后梳得整整齐齐,他进门时摘下帽子向Pris点了点头。Pris很少受到如此礼貌的对待,她楞了几秒也向上校点点头。 “很漂亮的模型,”上校捏住她的下颚左右调整扫视的角度,像挑选宠物那样观察她的面部细节:“泰瑞公司很会挑选模型,虽然……太年轻了一些。”上校瘪瘪嘴,松开了手。 听见上校的语气有些失望,舰长连忙补充说虽然看起来年轻,但Pris非常擅长她的工作,事实上从没有哪一款娱乐型复制人能像她一样满足整艘星舰的士兵。从前送来的复制人都太易碎了,而且笨拙得像充气玩偶,但Pris很主动,作为人的代替品她简直能让士兵们忘记家里的妻子和女友。 上校看起来终于有了些兴趣,他说那么让我见识见识。 4. 上校最终还是失望了。 他摘下沾染着Pris鲜血和分泌物的塑胶手套说这个模型并不完美。 Pris呆愣愣的躺在原处一动不动,有鲜血从她的阴道口流淌出,牵扯出红色的血丝在她白皙的大腿上。她不明白,她所储存的性知识里并没有告诉她会有流血的过程,况且为了保证工作质量制造她时就有意识的将她的性器官制造得更耐用。上校的手段很粗鲁,但她有好好的回应,但上校并没有被她的尖叫声打动。 这让舰长非常的紧张,他向上校保证过会让他满意。 “泰瑞公司以为只要做一个漂亮的人偶就够了。”上校说:“她很柔软,也很坚韧,的确比之前的模型改进很多。” Pris依旧躺在那里听着,她想象她的前任,她的不够柔软不够坚韧的前任们被上校穿透的模样,所以她们才如此易碎,她们从来活不到四年的退休期。 “我用手臂操她,她像婊子那样叫给我听。” 上校继续说。 “她不会痛。” 舰长回答他说不会痛是娱乐型复制人的一大特色,但她们能得到快感。 “你他妈的不明白。”上校说,他用了脏话来强调他的观点,但他的语气依然很平静。 “如果你带我来只是为了这个全身都是性器官的婊子,那么我们之前谈好的就不用作数了。”上校说,舰长掉下几滴冷汗。 舰长说,我们有一个会痛的模型。 Pris能听见舰长几乎是咬着牙说的,听得出来他对这个模型相当不舍。她并不记得这艘星舰上还有别的娱乐型复制人,除非他们说的并不是娱乐型的。舰长说,他是前几天刚送到的连锁六型的最新产品,战斗型的模型。为了检验这款新的战斗模型的实用性,这艘执行战斗任务的前线星舰被分配到了唯一一个也是最初的一个连锁六型战斗用复制人。 舰长打开通讯频率,说让Roy Batty到娱乐舱来。 5. 被称作Roy Batty的那名复制人来到舱室时上校的双目为之一亮。 说真的Pris可以理解人类对于Roy Batty存在本身的羡慕与讶异,他身上拥有那种不能用语言形容的完美,充满力量,像朝阳那样富有活力。如果可以的话Pris希望不是在这种场合下和他第一次见面,可以不用太浪漫但至少不是在她张开挂着血丝的双腿的情况下。 战斗型复制人和Pris这样以满足娱乐需要被制造出的复制人有着本质的不同,若说Pris一出生就是妓女的话,Roy一出生就是军人。他有着身经百战的军人才有的强健体魄,仿佛经历过数次死里逃生锤炼的坚强斗志,在他被赋予了征战宇宙的光荣使命同时,也被植入了绝对服从命令的强制忠诚。 Pris很想把腿合拢,她的身体虽并不痛却仿佛失去了原有的机能,只能麻木地在原地等待智能细胞的自我治愈。所幸她惨兮兮的样子并没有在被称为Roy Batty的战斗型复制人蓝如湖泊的眼里惊起一丝波澜。Roy自进入这个房间起就保持着笔挺的军姿,两眼目视前方,双手自始至终在裤缝线处没有动弹。上校满意地围着Roy转了两圈,期间他的眼睛扫描似的掠过Roy身上的每一寸,在他微微泛起汗珠的脖颈和锁骨处稍作停留,最后他站在Roy面前,直视他的眼睛。 “舰长,他有军衔吗?”上校问道,“你们和他一起行军打仗,互相间是怎么称呼的?” “战斗型复制人没有军衔,”舰长回答,“我们通常称呼他的出厂名,但舰上已经有一个叫Roy的士兵了。” “您明白的,这并不是一个少见的名字。” “那名士兵非常不满和复制人分享同一个名字,也就是从他开始,士兵们开始用‘它(it)’来称呼他。” “像动物那样?” “不,像物品。”舰长说:“像舰上的物资,是一件武器。” “杀戮机器,”上校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眼睛仍然没有离开Roy,“上过战场了吗?” “他是直接被……” “它(it)。”上校打断了舰长的回答。 “请原谅?” “你说过的,大家都用‘它’来称呼这位复制人。” “是的,请原谅我的不严谨,上校。”舰长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用词,“‘它’是在几天前被直接投放到前线的。”舰长回忆起从屏幕上看到的Roy,它在爆炸卷起的烟尘中执行命令的样子。它还是试验型,性能高,成本自然也高,还没有来得及量产,在战场上以实力证明他目前还独一无二的杀戮能力。“事实上,上校,它刚从战场上下来。”舰长说的是真的,上校能从它身上闻到硝烟和血腥的味道。 Roy Batty仍然没有任何动作,事实上它连呼吸都非常缓慢和安静,它能听见舰长和上校的对话但它身上没有任何可以泄露它心情的变化。Pris想知道他们是不是要对Roy做一样的事,她的眼神描摹着Roy苍白的皮肤和浅得几乎发白的头发,想象它的皮肤和头发染上红色的样子。Pris大约能明白上校的心情,她是一个娱乐型复制人,她拥有人类女性一样的情欲甚至更多,她知道Roy是复制人不在她的服务范围内,但Pris想要Roy。 “它只听从你的命令?” “它会听从所有‘管理员’的命令,上校。当他外出执行任务时会将管理员权限开放给他的任务负责人,除此之外,因为连锁六型的攻击性,只有少数军官和泰瑞公司有管理员权限。” “这样告诉你吧,舰长。”上校伸出一只手捧起Roy的脸,拇指划过Roy脸颊,后者仍然保持着军姿,但Pris敏锐地发现Roy的呼吸被打乱了节奏,虽然只是那么一两拍后又恢复了平静,“这次我向你索要的毕竟太过贵重,我也明白你的压力。如果产品不能好好完成使命泰瑞公司也会面上无光,况且他还肩负着作为初代的测试使命。” “但我向你保证,你替我做这一件事,你之前也好之后也好对新的旧的殖民地做的那些肮脏勾当都一笔勾销。” “上校……”舰长好像还打算讨价还价些什么。 “这一次我不会弄坏它,也不会影响它的日常任务,甚至会让它变得更好用。”上校收回手重新背在身后,“但我希望它的管理员今后只能是我一个人。” 但舰长很快屈服了,他知道这一次他真的卖给了上校一个大人情。诚然风险很大,毕竟派给前线的尚处于测试期的最先进的战斗型复制人将要被上校拿来玩他的那些残酷把戏,但这交易并不坏。取消其他军官的权限需要一些时间,他先给上校开放了一份权限并允诺上校今天就可以使用,并且从明天起这份权限将只属于上校一个人,上校同意了。 —TBC—

啊哈哈哈太可爱了! C6H12O6: 医学和法学1,最浪漫的时刻法学:你尽管治,要是有人捅你我就告他到内裤都不剩医学:你尽管怼,要是有人捅你我免费给你在医院留床位2,如何打发约会的无聊时刻法学:要不??我带你去看场庭审???初中高法院随你选。医学:我们学校解剖室又进了一批尸体,很新鲜的,要不要去看看???3,互相吐槽法学:你一文科生出身的学医明白基础物理化学么?医学:你一理科生出身的学法背的清楚政治历史么?4,关于秃头医学:听说学法的容易秃头法学:我祖上三辈都不秃头!!!我有优良的遗传基因!!!医学:你要知道,对于男生,Dd就可以秃了。(意味深长的微笑)5,关于法(哲)学探讨医学:你除了会强奸还会什么?!法学:我还会猥亵!!!……法学:等等!!!这话有歧义!!!6.关于医学探讨医学:㎎㏄㎥㎞▽♂⇞⇟㎎=㎞㎜㎥ㄓㄑㄏㄍㄉㄎ⁺₀⁶⁶༈༄༆……法学:单个字的中文我都听得懂,就是连起来……7.关于学科练习法学:(背书刷题)医学:(看着法学微笑)法学:(感受到一阵恶寒回头)!!!卧槽!!容嬷嬷又来了!!!快跑!!!8.两个人要是打起来怎么办?法学:我会让对方先动手,然后再正当防卫的范围内使劲打这个龟孙医学:大概就是连捅三十多刀,刀刀避开要害的新闻吧。(优雅的摆弄手中的手术刀)法学:所以我们从不打架。9.告白法学:当年看着你我就想起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医学:(指了指教科书上蝴蝶的图片)法学:???难道是说我帅???医学:不,我的意思是完全变态10.一方出轨法学:起诉离婚,净身出户医学:某种意义上的“净身出户”法学:(我害怕……)11.上或下法学:我无所谓的,就是对方窝在怀里耳尖红红的样子让人很想欺负医学:我有一门专业课的戏称叫管道修理,所以对于他管道上每一个螺丝钉的位置都很清楚。12.发脾气医学:我还有一门专业课叫药理学,当年可是拿的A➕法学:不敢不敢,社会社会13.最过分的事情法学:等等!!你的行为违反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医学:我们两个都结婚两年了法学:那也算婚内强奸!!!!只要违背主观意志!!!!医学:我记得定义是妇女来着法学:……(眼一闭牙一咬)大爷,轻点14.最过分的事情二医学:你这人双标!!!!艹15.餐桌上医学:这是鱼的尸体,这是鸡的肾脏……法学:这是我的呕吐物……16.对方奇怪的习惯法学:在冷冻尸体的冰柜里面放雪糕!用手术刀清理鱼的内脏!!以及用蒸馏瓶当水杯!!!17.对方经典语录医学:不是所有的疼痛都会使人痛苦,比如SM18.第一次见面的印象法学:温文尔雅医学:五好青年19.相处之后的印象法学:吃人不吐骨头医学:笑容非常猥琐20.你们知道法医学吗?医学:(看向远方意味深长)法学:今天的太阳真绿